歡迎光臨銀川新聞網!
新聞監督(舉報) 0951-5921733

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>新聞中心>娛樂

張靚穎 沒經歷過群嘲怎有資格說紅過

時間:2020-11-20 09:43:03來源:銀川新聞網
分享到:

  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總決賽錄制前一周,新京報記者在北京郊區的一間排練室里見到了張靚穎。

  時間指向晚上7點半,她剛剛拍完雜志便馬不停蹄趕來,為接下來的一場live直播彩排。從上臺順序、表演道具,到采訪節奏、轉場方式,每一個環節她都不斷地向秀導發問。她需要提前掌握好每一段工作的節奏。

  忙碌,是張靚穎出道十五年以來的生活注腳。但對于這位出過十二張專輯,百余首單曲的“拼命三娘”而言,輿論漩渦對她的裹挾,似乎遠超過對其音樂的關注。這次在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的導師公演舞臺上,張靚穎第一次將所有黑料整理成歌詞,用最Hip-Hop的方式回應爭議,但最終卻因“忘詞”留下了一次不完美的舞臺表演。說唱實力不足、內心不夠強大……質疑聲再次一如既往地撲面而來。

  “我本來想一次性給自己釋放一下壓力,把所有事情說完,結果搞砸了,反而壓力越放越大,又花了十幾天才緩過來?!睆堨n穎云淡風輕地說著。

  在她看來,這首歌只不過是讓自己說出來舒服一些的一種方式。她從不喜歡跟別人解釋,只需要跟自己講清楚。

  現在的張靚穎,不吝嗇對外界進行通達的表態,也因此被貼上了“敢”的標簽。她坦言自己一直都很“敢”,只是需要做的事情太多,不愿讓自己的精力消耗在負面情緒中。

  她細數著第二天從早上八點開始要做的每一件事,一直羅列到四五天后,時間被工作擠壓得滿滿當當?,F在對她來說最開心的,是自己已經不像十幾年前活躍在話題的風口浪尖,身上可被“挖掘”的素材已經挖得差不多了,甚至好多事被外界說來說去,自己都覺得無聊了,“接下來我應該可以好好做音樂了?!?/p>

  參加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為打開自我

  我都出道15年了參加什么都有質疑

  擔任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的主理人,無論對張靚穎的樂迷,還是普通觀眾而言,都是一個又喜又驚的消息。對于嘻哈,她并不陌生,早在剛出道不久,就曾與代表中國嘻哈文化的隱藏樂隊成員馬克合作了兩首歌曲,是國內較早嘗試嘻哈的流行女歌手。但在大眾印象中,張靚穎仍是以唱功見長的感性派女歌手,以至于在她決定踏上這個舞臺,到參賽的每一個階段,關于她選人“看顏值”、戰隊實力弱等質疑聲就像漩渦,潮水般地包裹著她一步步向前走。

  “我都出道15年了,參加什么都有質疑?!睆堨n穎回應。她很明確自己來這個節目的目的——想要試著打開自己,看看當下的年輕人怎么表達,怎么思考。

  在這檔節目中,張靚穎度過了出道十五年的紀念日。十五年之中,每天起床、工作、排練、跑通告,一氣呵成,第二天再循環往復,就像知道如何用最短的時間同時燒開水、泡茶一樣,她精確掌握著如何是最有效的,完成堆積如山的工作計劃,仿佛生活在某一種套路里,環環相扣。

  而說唱是講究“保持真實”的文化。這個圈層里的年輕人表達更直接,對所有事都有獨一無二的態度,且不在意別人怎么說,喜歡就喜歡,不喜歡就“懟”回去。張靚穎很喜歡這種氛圍。

  她曾經在參加其他節目時發現,當自己很喜歡某一個演出時,對方卻絲毫感覺不到,因為她從頭到尾都是同一個面部表情,似乎習慣性地讓自己時刻保持在緊繃的狀態里。而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的舞臺讓她感知到,興奮和喜歡,就應該用從頭到腳的每一個細節去表達出來。例如某一次張靚穎在錄音棚錄完自己的說唱部分,才明白為什么很多說唱歌手表演的時候一定會有這樣、那樣的手部動作,“你真的控制不了自己。當你的情緒達到某一個點后,你對很多事情是忽略的。你會忘記所謂四平八穩的常規狀況,會忘記自己的顧慮,只在情緒的表達過程中。我好喜歡那種狀態?!?/p>

  張靚穎參加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,只為釋放自我。

  出道時被別人調侃聽都聽不懂

  罵你的人越多證明你越有存在感

  張靚穎出道的年代,并不風平浪靜。2005年是中國選秀元年,當時的“超女前三名”被譽為華語樂壇的黃金一代。同樣,那也是互聯網媒體興起,粉絲經濟萌芽的時代,“我們很容易惹是非?!?/p>

  張靚穎形容一夜成名的感覺,就像是學生剛進入社會,到了一個陌生的環境,總想著先穩定工作,怎么站住腳跟。雖然戴著光環,也是樂壇新人,張靚穎總跟自己說“翅膀還沒硬,一定要謙卑一點”。

  那時張靚穎剛來北京發展不久,對北方話不是太了解,周圍工作人員經常用略帶方言的口吻調侃她,她連聽都聽不懂。面對媒體一些不太友好的問題時,她也完全不知道該怎么回答,只能避而不談,顯得非常防衛。

  “還蠻難受的?!彼寡?。但她不得不暫時退讓。通告鋪天蓋地襲來,她永遠都處于睡不夠的狀態,根本沒有時間再去思考其他事。

  但實際上,“退讓”從不是張靚穎的底色,她骨子里一直流淌著四川姑娘的“火爆”。她回憶,每次遇到讓她不舒服的人,雖然看起來自己會把所有難過都消化,實際上內心一直在和對方對話,用自己的道理“回懟”過去,只是沒有說出來。很多話她能一下記很多年,“三年后我就讓他們沒有還嘴的余地?!?/p>

  張靚穎真正適應藝人身份,是在出道五六年后,參加格萊美、上奧普拉脫口秀、自立門戶當老板……這些看起來是歌手值得當成榮譽的事,卻被淪為質疑,她發現,“被誤會”好像是她職業中的一部分“責任”,就像節目需要話題,媒體需要素材,她說什么做什么和最終如何呈現,永遠不見得是一回事。

  “我習慣性地避讓是非,是因為花時間處理糾葛很累的。我討厭累。我認為我自己的價值是在做事情上面,不是每天像居委會大媽一樣去跟別人解決紛爭,而且有的人不是為了真的跟你爭對錯,只是跟你爭一下。所以沒什么意義?!?/p>

  這次在《中國新說唱2020》中,選手李佳隆演唱了一首《聽懂沒2.0》,用歌詞一一回擊彈幕的吐槽與嘲諷。作為“主理人”,張靚穎并沒有教這些選手如何面對輿論。在她看來這件事沒法教,“扛揍”是唯一的路。

  “我說這是很簡單的事,臺上四位主理人,有哪個沒有被全網群嘲過?沒有經歷過這種場面,怎么有資格說自己紅過?”張靚穎用自己的經歷鼓勵這些年輕人,甚至笑稱要“渴望”這種狀態,“罵你的人越多,證明你越有存在感?!?/p>

  最灰暗時期靠打游戲緩解

  人太累就是因為想太多

  近幾年的張靚穎,總是令外界感覺到愈發強大的氣場。她對一切有爭議的話題從不回避,坦率且直接;面對針對性地詆毀,或簡言回懟,或送上一紙訴狀。這種不可侵犯的自我防御機制,讓她被外界貼上“敢”“剛”的標簽。

  然而時間追溯到兩年前,輿論場截然不同。張靚穎的個人生活一次次登頂八卦熱搜?!澳菚r我覺得很無助?!彼l現,不管是參加奧普拉、格萊美,還是公告牌、維密,這些確實很厲害,但如果不去花錢公關,根本沒人關心,也不會引發新聞效應,“如果是負面(新聞),你花錢都摁不下來?!?/p>

  張靚穎是要強的,是驕傲的,她不想面對這個現實。那時她鮮有地放緩了自己的工作節奏,情緒緊繃的時候就靠打游戲熬過去,“打兩把游戲,吃兩頓小燒烤,這件事就忘了,再開始下一件事情。人太累,就是因為想太多,當你一下忙兩三個月的時候,很快就想不起來了?!彼恼Z氣里沒有太多情緒波動。她形容,當你曾經情緒積累到巔峰,你與世界的相互對抗也產生了最大的作用力后,再全部釋放掉時,你很難再對其他事情產生所謂的情緒波動。

  這次她在節目中,把過往黑料整理成歌曲《Dear Jane II》,卻意外因“忘詞”造成舞臺事故。有網友分析是因為觸景生情,心里還沒完全放下?!捌鋵崨]有”,她否認道,“我能選擇把它變成歌,就可以單純從作品角度去思考它?!眮韰⒓庸澞壳?,張靚穎就曾預設把真實的自我放肆一把,但并沒有計劃寫這樣一首歌。直到一位朋友反問她,為什么生活中很多你覺得麻煩的事,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?因為詆毀沒有犯錯成本,退讓只能暫時解決問題,但別人還會不斷招惹你。

  “我一下覺得,這話也有點道理(笑)。而且說完后,我也有一種稍微輕松的感覺,最起碼,很多以前讓我情緒上過不去的事情,跟朋友聊天時愿意說出來了。以前我會覺得有點婆媽?,F在我理解了,如果情緒不釋放,真的不知道哪天會出現什么可怕的事情?!?/p>

  這些年,張靚穎養成了寫備忘錄的習慣。每次想不通某件事時,就用備忘錄為自己做“內心按摩”。有一天她起得很早,有點蒙,泡了一杯咖啡坐在沙發上。她開始分析自己最近的情緒,說過什么話,做了什么決定,然后把自己的想法記錄下來。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她都會如此反思。

  她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“以前覺得退一步海闊天空,現在覺得退一步蹬鼻子上臉”,這話一度成為熱搜關鍵詞。這是她那天反思后的結論,“因為我突然覺得,我對自己的理解有所偏差。我其實一直不是一個平和的人,很多不公平的事,在我心里很難摁下去,只是我以前控制住自己,說服自己心平氣和地放下來?!彪S即,她分享了那天她寫的一段話:所謂通透不是讓人刀槍不入,只是讓人更容易看開一些。比起深刻,我更在意是否快樂。

  張靚穎把自己過往的黑料整理成歌曲《Dear Jane II》。

  新鮮問答

  新京報:當你看到節目里的說唱選手時,覺得他們比你剛出道時更勇敢嗎?

  張靚穎:他們敢于“懟”,對事有強烈的態度和觀點,但語言上又要時刻提醒自己保持謙遜,要“和平與愛”。我是認同“和平與愛”的,說唱一定要有強烈的情緒,不是說負面情緒。但我又想讓他們刺激我一下,所以海選的時候看到選手的那個狀態,我很興奮。

  我前兩天跟他們開玩笑,很多人說我當時(海選)是不是被他們嚇到了。說實話,我是盡量讓自己的狀態不要嚇到他們,盡量柔和一點,把藝人的狀態再收一點,不要一上來(就是)我要決定你的生死。他們表面上就像老虎一樣,但對我來說又會覺得是“紙老虎”。因為那是一個氣勢,一個屬于音樂種類的狀態,不是他們個人的狀態。進場之前我看到的他們,和我站在他們面前看到的狀態是不一樣的,有的人是真緊張。你但凡氣場再強一點,他可能就更緊張了。所以海選時,我基本都有讓他們再重來兩三次,給他們多一些機會,第一天我差不多錄了十五六個小時。

  新京報:排練《Dear JaneⅡ》時,會有哪一個瞬間或者提及的哪一件事,你還沒完全釋懷?

  張靚穎:其實沒有。說實話真的就是時間緊。你也知道其他節目有多少需要后期補唱的,或者是前期就過不了審的。當時我開玩笑說,別人罵我的時候都不用過審,為什么同樣的話搬過來,我要過審?但我也明白,別人話說出來,可能就那么十幾二十個人看,但從我的嘴里說出來就不是那么回事兒了。我需要負這個責任,我說,好,理解,改吧。結果(現場唱的時候)腦子里就無數個版本。

  新京報:你現在是否會在意別人繼續揭露你的過去,或者揣測你的內心狀態?

  張靚穎:你隨便說。對于那些造謠的,按照我以前的性格,可能就算了,但現在我就是要逮著一個是一個。因為有的人真的,第一法律意識淡薄,第二就是氣。他沒有別的理由,甚至跟你沒有仇,純粹是覺得自己這樣很酷。

  前段時間有一個網上亂寫東西的人,我直接發律師函找他,現在在裝精神不正常拒絕上庭。就是小朋友行為。如果一直把時間花在跟小朋友糾結這些東西上,我也挺累的。所以就只能選擇用律師函這種方式,殺一儆百。

  新京報:所以沒有什么事情再可以戳到你的軟肋?

  張靚穎:人心都是肉長的,只是人更會安慰自己。比如看到(質疑)的時候,雖然是很用力地抵抗回去,但我從來都會不舒服。我只是選擇有沒有反應,讓你知道。比如當時心情好不好,當天有沒有睡好,或者自己是不是在某一個情緒點上,要么就懶得跟你浪費時間,要么今天就要跟你干。都很隨性。萬一當天我剛好遇上很不順的事情,那此刻,誰從我身邊路過,都會污染我的畫面。

【責任編輯:蘇楠】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

網站簡介|版權聲明|聯系我們|工作郵箱|手機版| 總訪問量:0

Copyright ? 2007-2019 www.ycen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64120170002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:(寧)字第056號

新聞出版總署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新出網證(寧)010號 ICP許可證號:寧ICP備12000087號 寧公網安備 64010402000216號

新聞出版總署互聯網出版許可證:新出網證(寧)010號 ICP許可證號:寧ICP備12000087號

南昌麻将胡牌有哪几种 12月22日开拓者vs鹈鹕 三中三简单算法 3d试机号033历史开奖 龙王捕鱼手机版 微乐龙江麻将看牌器 一分彩人工精准计划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基本走 贵州高频11选五走势图 海王捕鱼充值骗局 山西扣点点玩法 七星彩中奖规则及金额 河北11选5前三直走势 回看上期心水清打一生肖 贵阳微乐麻将鸡 雀魂官网下载 广东26选5和值走势图